父亲《第十四章》

2017-08-08 08:51 | 文/一叶知秋927 | 1492次阅读 | 相关文章

我顶替父亲进厂时,二叔还未退休,九年中,二叔因为身体的原因一直都在门卫做收发工作。二叔的性格似父亲又不完全象,其做事认真负责一丝不苟和父亲一模一样,但待人温和热情却是和父亲大相径庭,厂里几乎人人都说二叔脾气好。因我的工作相对清闲,我们爷俩常在一起交谈,二叔的语气更象是兄长,那怕是说我的缺点也很委婉。二叔的心脏不好,经常心跳180多下,吃药根本降不下来,医院当时也无特效药。一次次的入院抢救,连医生都说

无能为力让家属有思想准备,好几次楞是二婶捏住颈动脉才勉强降下来的。二叔平日似乎随时也有不久人世的心理预期,而二婶在医生的回回警示下也有思想准备,还不止一次的和我们谈过。因此好几次在与二叔的交谈中,二叔都有过他身后要我关照二个女儿的意思。特别是有二回在厂里犯病被同事送到医院,随后厂领导通知我赶到医院后,二叔看我的眼神里充满了期盼。

八十年代中期二妹中专毕业,二叔和我商量能否进大陆橡胶厂,问进动力科当车工行不行。当时正是国企最风光的时期,我自诩和车间主任关系莫逆,打包票说只要您把二妹办进来,绝对不会有人欺负她。也幸亏没进大陆厂,几年后国企全部崩盘,职工一分不给扔到社会。如今的二妹却是我们两家兄妹中混得最好最风光的人,有自己的公司前途无量。

二叔还很关心我的身体,关注我的婚姻,甚至对我妻子患病都很上心,找偏方介绍医生。还曾在我困难时经济上相助,好象我就是他的儿子。我理解象父亲一样达观同时又因身体格外敏感的二叔心思,因此在我下岗失业连居住都成问题时,二叔心里一定会最焦急,他甚至会因帮不了我这个侄子而内疚。2004年当我搬至北辰的新家时,第一个上门看望的就是二叔,而贫困曾让我褒尝人情冷暖。见到骑自行车几乎穿越大半个市区,近八旬的二叔提着礼品出现在我五楼的家门前,让我几乎哽咽落泪。

好在二叔有惊无险,加上后来医学手段先进做了介入手术,晚年身体还行。

有一年二叔的二女儿出了点事,我知道后焦急万分,非要亲自过问缘由。妻子和女儿极力劝阻我不能过问人家私事,这是当下的社会规则,为此我还和妻子女儿还大闹一场。直到通过二妹夫了解了事情的来龙去脉,并觉得二妹夫做得非常得当妥贴时我才放心。

我也知道二叔的二个女儿嫁的很好,而且夫婿感情也都很好,经济上也比我强很多很多。但她们有事,我这当哥的过问天经地义。二叔活着我会过问,如今二叔二婶没了,我也会过问,因为我是她们的三哥,她们是我妹妹!

2017年8月6日

评论

  • 暂无评论,快来抢沙发!

我来评论